用GPT4总结整理王兴在饭否上十几万条观点

王兴在饭否上发了十几万条观点

我用 GPT4 筛选了非常独特的观点

总有一句话能给你灵感💡

推特原帖:
https://twitter.com/punk2898/status/1710551182127800369?s=19

全文 9000 字/40 分钟

💰 王兴对商业的观察
📖 王兴对文化与历史的观察
🤔 个人的思考与哲理
👬 对投资与管理的理解

⬇️⬇️⬇️

一、王兴对商业的观察 💰

才发现,macOS 上开启 Siri 的时候,如果风扇转速很快的话,风扇会突然降速,以保证语音识别准确,完成后恢复转速。

现在全世界市值最高的三家公司(苹果、谷歌、微软)正好是那三家拥有主流操作系统的公司。这应该不是巧合吧。

听朋友说,苏黎世机场的安检和别的机场安检一样不允许带小刀(包括瑞士军刀)通过,但是过了安检之后的超市里瑞士军刀可以随便买,也可以随便带上飞机。他说A股也是这样。

邮票的发明确实是一次伟大的商业模式创新,创造了巨大的价值,虽然不涉及硬科技。

92年邓公南巡的「天时」里,北京上海珠三角都冒出来一批民营快递公司,最后珠三角跑出来顺丰,上海跑出来桐庐帮的四通一达,北京的宅急送和小红马等却全军覆没。我估计北京缺的不是「人和」而是「地利」。

有些时候,第二名存在的原因跟第二名本身的关系并不大,而是总有人不喜欢那个第一名。

经济,短期看需求,长期看供给。

锤子也算是证明了:it’s very easy to be different but very difficult to be better.

搞互联网金融的老外真会造概念,HENRY: high earners not rich yet.

谷歌的PR应该是有风气的。据说,玛丽莎大姐当年为了在谷歌能升职,个人出钱在外面雇了个PR公司给自己造势。

产品经理被黑主要是两个原因:1. 不管工程师死活,2. 不管用户死活。

和一个以营销著称的快消品公司高管聊天,我问,除了快消品,还有哪个行业里营销起到了如此至关重要的作用?笑答:美国总统大选。

听说深圳某手机厂商在非洲销量极大,甚至远超华为,其成功原因是产品特别接地气,解决了诸如「黑人自拍时,脸部很难定位」的问题。

跟一个做风险投资的朋友聊天,他说他算了一下,川普的获客成本只有希拉里的55%。

据说风险投资行业前25%的基金获取了全行业120%的利润。

星巴克虽然是卖咖啡的,但是每年花在采购牛奶的钱超过采购咖啡豆的钱。

微软当年对互联网肯定是后知后觉的,一个小例子就可以证明:http://ms.com这个域名的拥有者不是micro-soft而是morgan-stanley。

前两年人们一度认为支付宝是比淘宝更牛逼的存在,结果微信支付横空出世,多数人发现没有支付宝对生活一点影响也没有,但淘宝还是有很大的价值。

安卓下一个版本名轮到以n开头的词,这回他们选了个我原先没见过的词,nougat 牛轧糖。这展示了他对于科技行业的持续关注。

大疆确实是个高科技高逼格公司。此处他对国内外部的高科技企业表示赞赏。

孙正义、王石、盖茨之间的比较体现了他对不同商业领袖的看法。

AlphaGo下围棋赢了李世石的事情表明他对AI和技术发展的关注。

徐浩峰竟然是这么解释「江湖」:江湖很明确,江就是江西,湖就是湖北。

我原本认为酒店就已经是比较复杂的综合服务业了,最近才意识到医院是更复杂一级的存在。

西游是最牛影视IP,三国是最牛游戏IP,都没有之一。

打起仗来,经济账是无比重要的,例如美国海军装备激光炮的成本差。

传统行业和网络经济的比喻。

德鲁克关于CEO的观点:真正的战场是客户,不是管理。

乔布斯和盖茨对于人文的不同解读。

“The best way to rob a bank is to own one”在今天的中国依然适用。

世界三大宗教的创始人的生活轨迹,以及宗教与塑像膜拜的矛盾。

原来所谓「资本运作」真的是一个在中国产生的概念。

我国古代并没有官方铸造的金币银币,这与西方文明不同。

保险真是最特别的商品,你为它付了钱,但却希望派不上用场。

昨晚从一个食品行业资深人士那里听说了一个惊悚的观点:如果政府真的彻底打击地沟油,随之而来的食用油价格上涨可能导致三分之一人几乎吃不起油。

品牌需要故事,不管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例如,美国老牌服装品牌布克兄弟(Brooks Brothers)可以说,1865年林肯总统遇刺时穿的是一套他们家定制的黑外套,随后133年里他们家再不出品黑色成衣。

王淮总结的投资七问不错:Is problem real? Is market big? Is solution smart? Is team capable? Is team passionate? Is the team trustworthy? Why me?

Peter Thiel抛出的这个问题再次证明了他的卓尔不群。我至少有半年没见过这么帅的问题了:”What is something you believe that nearly no one agrees with you on?” (有什么事是你相信的但却几乎没人认同的?)

如果你认为facebook估值1000亿美元贵得离谱的话,别忘了百度现在市值504亿美元。你更愿意拥有一个facebook还是两个百度?

什么东西搞得柯达破产?数码相机。世界上第一台数码相机是谁造出来的?柯达的工程师在1975年造出来的,烤面包器一样大,只能拍黑白,10万像素。因为担心冲击胶卷业务,柯达没有推出数码相机,结果就被别人革了自己的命

微信的产品设计确实做到了简单实用,用手机号注册微信时收到的验证短信全文就是“8848(微信验证码)”。是的,就这几个字,没有任何多余的客套话。这里并不需要一个完整的句子,关键的提示信息应该在微信的界面里而不在短信里。

一个做投资的朋友在眉飞色舞的说这个季节新鲜的山竹在越南只要七毛钱,运到北京却要卖二三十块,所以他们打算做水果电子商务。

founders fund的人是我见过的最酷的VC。他们可能真的关心改变世界大过关心财务回报。

“原子”和“比特”的区别对我的世界观有重要影响。

google street view确实很牛。我第一次见到我姐买的新车长什么样就是通过google street view看她家门前。

据说李嘉诚这样教孩子:“一笔生意,正常情况下你可以赚10块。如果你极力争取,那么可以赚到11块。但是你应该只赚9块。” 李泽楷似乎不按这个风格行事。不过我觉得李嘉诚说得有道理。

“创造性模仿”是德鲁克分析的四种战略之一。腾讯应该算是此间高手。

二、对文化与历史的观察 📖

艾滋病不再那么致命一方面是医疗科技有进展,另一方面也是艾滋病病毒本身各个分支演化的结果。特别烈特别致命的那些分支因为太快把宿主搞死而不容易传播开,剩下来占主流的自然就是那些相对柔和的分支。

钱颖一院长说他上学时,物理课不叫物理,叫工业基础,化学课不叫化学,叫农业基础-_-!

不列颠空战中,英德双方都大大地高估了他们击落的对方飞机的数量。

中文说白人、黑人,但不说黄人而是说黄种人。

原来保利集团的保利,是保卫胜利的意思。

比造词更有趣的是造字。砼 tóng 这个字是1953年著名结构学家蔡方荫教授创造的,意思是混凝土。

转:历史不是事件的总和,而是对事件的解释。

王尔德真是迷死人不偿命:It is absurd to divide people into good and bad. People are either charming or tedious.

见到一个极其简单粗暴的对历史的解读:二战结束之后的各国内战,当美苏两大霸权之一坚定的支持一方,而另一个霸权没有那么坚定的支持另一方,结局就基本注定了。

世界大战只有过一次,一战和二战是上下半场。

我以前一直低估了核武器诞生的划时代意义:在那之前,几万年的人类历史乃至千百万年的生物历史里竞争法则基本上一直是「你死我活」;在那之后则变成「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富汗抵抗武装对一波接一波用科技装备起来的入侵者的态度是:你们可能有手表,但我们有时间。

埃及那么早就有发达的文明,为什么没有成为地中海一霸?答案居然如此简单:树太少,没木头造船-_-!

《哈利路亚》的歌词非常符合《风格的要素》书中说的英文写作指南:几乎没有副词,只有极少几个绝对必要的形容词,大量朴素而精准的动词和名词,形象而且生动。

WTF! 硅谷101公路旁有个大大的中文的茅台酒广告牌!

「含赵量」这个词有流行起来的趋势。

在山崖下插一块牌子,写上「落石危险,请勿久留」,不一定管用。再补上一行字「已有15人丧命于此」,效果一定会好不少。#论具体形象的重要性#

一百多年前,在需要应对西方文明的冲击时,日本的方针「和魂洋才」这四个字从一开始就胜过中国的「中体西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原来capital和cattle有同一个词源,salary和salt有同一个词源,美元又俗称buck是因为美国在开拓西部的时期拿牛皮/兽皮当过硬通货。

认识了一个逗比的朋友,他说他有一个列表叫:我得了狂犬病后要咬的前50个人。

原来DST老大Yuri Milner的名字是来源于人类第一个宇航员加加林Yuri Gagarin。这也算是一个有时代特征的苏联名字了。

社交是一种技能,独处也是。

东方明珠塔以前只是丑,现在则是又矮又丑。

「花好月圆」里,一声三声四声二声,齐全,从这个角度说,好字不那么敷衍。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

《中庸》里说「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其中「笃」这个字最有意思。这体现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

在回答一个问题前其实可以先回答这两个问题:我有能力回答这个问题吗?我有必要回答这个问题吗?这表达了他的思辨能力和对话题深度的追求。

读到一篇报道:穿梭于几大洋上的五万艘货轮承载了每年18.5万亿美元的世界贸易中的90%。这展示了他对全球经济的关注。

埃塞俄比亚居然是全世界人口排名第13的国家,有九千多万。这反映出他对国家和地理的好奇。

Goodhart法则:一旦zf特别重视某个指标,那么这个指标就失去了对经济的测度效力。

14年,全球共33亿人次坐飞机出行。全球人口刚过70亿。

西游是最牛影视IP,三国是最牛游戏IP,都没有之一。

mark一下,我是在罗伯特.弗罗斯特的《The Road Not Taken》这首诗里第一次接触到grassy这个单词。

九十五年前的今天,美国宪法第十九修正案,妇女获得选票。从此以后,总统越长越好看。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诚哉斯言!两千年前尚且如此,更何况日新月异的今天。

造词确实能潜移默化的影响人,例如「三年自然灾害」与「三年大饥荒」等词汇的差异。

mistress这个词的双重意义。

被小小打击了一下,今天google doodle纪念的人我之前从没听说过。

英语中存在的稀奇古怪的词,例如septuagenarian。

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三位希腊大牛的师承关系。

我国古代「沙漠」和「海洋」这两个字的内在意义。

王家卫的“I love you”翻译理解。

儒家的「齐」这个动词非常值得回味。

是否应该以及如何尊重一个傻逼≫这是对我们刚才的周末讨论会最标题党的概括。

随着年龄增长,我的白袜子越来越少,黑袜子越来越多。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李白的这两句神来之笔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每当看到月亮,尤其是气温偏低的时候,总会想起。

山和浪真的截然不同吗?3000万年前,喜马拉雅山那一带是汪洋大海,后来地壳板块运动的一个大“浪”,把那里从海底推成了世界第一高山。所以,山也是浪,也会起起落落,只不过山是地壳的浪,比海水的浪慢了大概一百万亿倍

其实,”时间”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在一篇马友友的访谈里看到一个有趣的 说法:繁体字里,音乐的 “乐”(樂) 是“药”(藥)字的

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和中国自称“文治武功十全老人”的乾隆帝是同一年去世的(1799年),美国南北战争的结束和中国太平天国运动被镇压前后相差不过一年(1865年)。每次想到这里就心情复杂,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汉字相比英文等符号文字的复杂性是阻碍中国社会进步的一个因素吗?至少,以我了解的电子计算机发展史,我很难想象它率先出现在使用象形文字的国家。

Tordesillas这个堪称史上第一霸气的条约我之前读书时居然没有留下印象:1494年(即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两年后),西班牙和葡萄牙这两个当时的海上霸主签订此条约,在世界地图上从南到北画了一条线,线以西的新世界归西班牙,线以东的新世界归葡萄牙。真是屌爆了!”

转:“在资本面前,连资本家都是渺小的“。

台湾人把CEO称为“执行长”,这比大陆说法“首席执行官”更简单实用。

“尺蠖”这种虫子在英文里叫 inchworm (直译就是“英寸虫”) 真有趣,中英文称呼都和长度单位有关。我估计正英文称呼应该是各自独立发展起来的,这说明确实有些对事物的认识是超越语言的。

创业几年,我对1949年之前的共产党人越来越佩服。和政治理念无关,纯粹是对他们能在那种艰苦的环境下生存并壮大起来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庄子可能是世界上最早阐述“信息爆炸”这个问题的人
meme这个概念确实很有趣。方孝孺被诛十族,他的gene全部完蛋;但是他注定会被写进史书,meme会保留下来。

有些人似乎不需要朋友,因为他永远不缺敌人的敌人。
生活是不公平但相对仁慈的,商业则残酷而公平。

“美国人变得越来越强壮了。二十年前,十美元买的菜要两个人才拎得动,现在一个五岁小孩就可以了。“

据说日本手机增值服务比美国发达的原因之一是日本人常用公交有时间折腾手机而美国人一般在开车腾不出手来.

“请大家称呼我们‘索尼爱立信’,或者‘Sony Ericsson’,而不是‘索爱’。”这个索爱高管太弱了,怎么能跟消费者对着干呢?

“站在这里目力所及除了太平洋以外都是赫氏家族的产业”导游在位于山顶的赫氏城堡的露台上对我们说.

三、个人的思考与哲理 🤔

最近有个感觉,还真不太好说是了解历史对我做公司有帮助,还是做公司对我了解历史有帮助。

重要的不是当前的位置,而是方向和速度,以及加速度。

有没有什么绝世武功可以用内力把体内沉积的过时信息逼出去?

每一刻都是你的「上半生」和「下半生」的分界。

有一种心情叫做担心即将得到你不愿失去的。

「这行业啊,从业者的平均学历是初三下学期」,不愧是擅长搞营销的老哥。

如果爱国需要加税,那么爱国者将屈指可数。——希特勒

爸爸说他现在最关心这条80/20原则:80岁时还有20颗牙。

转:一个妖怪去人间吃人了,手下的小妖怪焦急地等老妖怪带回来好吃的,可老妖怪回来脸色并不是很好。

作为时间的囚徒,我们只能从现在看到过去。

比「牺牲哪个人」或「牺牲哪个群体」更残酷的问题是「牺牲哪代人」?

说得出来的苦,都不是真的苦。

发现民众的愚蠢,并不值得夸耀。但是,发现我们自己也是民众,倒的确值得夸耀。 ——芥川龙之介《侏儒的话》

「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罗大佑在《亚细亚的孤儿》里的这句词也适用于商业。

高水平对决时,谁也不比谁高明太多,就看谁家底更厚,谁更铁了心。

孔子说的有道理: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真正的大牛研究的都是核心问题,从论文或书的标题就可以看出来,例如亚当斯密的《国富论》。

任何需要思考才能理解的宣传,本质上都是失败的。- Hitler

有两段经历让我对中国的城市群分布建立起一些直观印象,一是中学时疯狂的玩电脑游戏《三国志》,二是2011年美团全国开站。

有个朋友说他当年在google工作时看到安卓发布非常兴奋,觉得是巨大的新机会,一度想离职去创业做类似后来小米做的事。

有许多人的问题不是不独立思考,而是不思考。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产品即自己的一生。他强调了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设计者和经理。

转@美嘉.rar 我想你一定很忙,所以看前三个字就好。这也展示了他对于信息超载时代的幽默感悟。

去年有个统计说,现在全球最富有的1%的人拥有全球超过50%的财富。这突显了他对社会经济现状的敏感度和对贫富不均的关心。

安卓下一个版本名轮到以n开头的词,这回他们选了个我原先没见过的词,nougat 牛轧糖。这显示了他对于全球科技动态的关注。

我觉得我喜欢名词胜过动词,形容词和副词当然更靠后。这揭示了他对于语言和词汇的独特偏好。

在北五环上往西开,「远山」这种高逼格词汇扑面而来。#论空气好的重要性# 这展示了他对环境和自然的感悟。

37%的伦敦人并非出生在英国(十年前这个数字是27%),36%的纽约人并非出生在美国。这突显了他对全球化和移民现象的关注。

公司的问题,就是员工的机会。社会的问题,就是企业的机会。这突显了他的商业智慧和对机会的敏感度。

要么写值得被阅读的文字,要么做值得被书写的事情。-本杰明·富兰克林

种一棵树的最好时机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一个大哥非常生动的跟我讲解了互联网金融的风险:金融行业最怕挤兑。

战略上打持久战,战术上打歼灭战。

转一碗鸡汤:Be a good person but don’t waste time to prove it.

Truth and trust. — Jack Welch

活了好多年才明白,所谓随心所欲其实就是屈从于本能与习惯,别人比你更能预测你的行为。

传统智慧其实把一些管理原则讲得很清楚:霹雳手段,菩萨心肠。

“I will only hire someone to work directly for me if I would work for that person.” –Mark Zuckerberg
老祖宗们的智慧在于「任劳任怨」,但要真正做到非常难。

每一天都是一场新的战斗。与东非大草原上的动物共勉。

“Everybody has a plan until they get punched in the face.”-Mike Tyson

转战第六个办公室的工作椅,提醒了人们好的用具值得投资。

刚刚尝试了一个无聊的创新:从下往上解衬衫的扣子。

美国海军装备激光炮,但中国有雾霾。

武汉是全球在校大学生人数最多的城市。

《经济学人》写O2O如何改变色情服务业。

这年头,太多人觉得自己是visionary,但少有missionary的劲头。

人生就像走钢丝,往前走或许不容易,但是原地不动或向后退更危险。

说一个人「没品味」可能比说他「不道德」更招人恨。

第一次开飞机的体验与开车的差异。

You lose when you lose your temper.

从“ios组”变为“iOS组”的变化带来的满足感。

微信朋友圈的吐槽:一个不会游泳的人老换游泳池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美国和中国在音乐和IT方面的落后程度比较。

我必须羞愧的承认,我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翻墙了。

对内外部了解越多,就越觉得美团还是个非常山寨的公司,正如中国还是个非常山寨的国家。我有信心改变前者,并希望对改变后者有所贡献。

一个合格的程序员是不会写出诸如“摧毁地球”这样的程序的。他们会写一个函数叫“摧毁行星”,然后把地球当一个参数传进去。

我知道犹太人厉害,但是之前并不知道他们竟如此横扫IT领域。facebook google paypal zynga oracle dell compaq的创始人全是犹太人。英特尔的葛洛夫也是;微软的比尔盖茨不是,但巴尔默是

安迪-格鲁夫说得很对,一个经理和一个家庭主妇一样,活是永远干不完的。

昨晚和一个做产品的年轻朋友聊天,他说“做产品不应该有偏见”。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我心里一震。“不应该有偏见”,多么简单而不容易啊。

CEO最重要的三项工作:设定公司的愿景和总体战略并传达给所有利益相关方,招募并留住最最优秀的人才,确保始终有足够的现金。

Vision without execution is hallucination. –爱迪生

下雪天是否会提早出门以避免迟到是判断一个人是否结果导向的一个简单方法。Never mistake motion for action.

正是非常饿的时候,有女同事来发喜糖。多么美好的事啊!

能干好城市规划设计的人得是多牛逼的产品经理啊
回想昨晚去过的东京闹市区涉谷,确实符合≪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里分析的城区繁荣的四大条件:街区要小,路网要密;功能要多样;密度要大;新老建筑要混杂。我觉得北京的城市建设应该学日本而不是学美国。

打开话匣子了,再补一句:很多有激情的、灵性很好的刚工作了一年的新同学,在开明的公司很快会被认可。于是也很容易翘尾巴,开始着急上火(比如着急产品改进速度不够、团队成长不够、权利不够)。外面公司稍微开个高点的薪水,浮躁的心马上就悸动鸟~ 这个时候一换工作,一切进入恶循环

孔子说的“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翻译到现在饭否的场景里就是:不要担心别人不来关注你,而是要去找到值得你关注的人。

昨天听一个作家说她为了观察人们不设防的生活状态经常去当上门服务的小时工……

有时,我会想,我们一天到底有多少时间是真的在思考?

生活和考试的一大差别是:最佳答案往往在备选项之外.
为什么历史不关心你爬山有多快只记得你爬的山有多高?
我感触特别深的是:You are never ready to be an entrepreneur.

事实再一次证明人们总是会高估两年能发生的变化而低估五年能发生的变化.

其实,nokia的口号是最web2.0的:connecting people.
给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流都赋予一个简短的URL

“佛跳墙”这个firefox扩展名字起得太赞了!

想起美国黑帮老大Al Capone的名言:You can go a long way with a smile. You can go a lot further with a smile and a gun.

“为了逃避真正的思考,人们是不惜采取任何手段的”。我很喜欢从张亮那里看到的这句约书亚·雷诺兹的名言.

四、投资与管理的理解 👬

我问红杉全球老大doug:我知道做风险投资总会遇到各种意外之事;你干了30年,哪件事最让你惊讶?

巴菲特和芒格素以边界感和克制著称。他们划出的边界是「懂」和「不懂」。

某投资人说:当年我们投250万美元给百度就占了10%,去年我们投百度分拆出来的爱奇艺花了1.3亿美元才得到2%。

billion-user-company确实比billion-dollar-company更来劲。

创业公司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不能指望进入「自动巡航」状态。

美团今天满5周岁了:) 我不禁想起那个著名论断:「人们总是高估两年能发生的变化,总是低估五年能发生的变化。」

如果比尔盖茨博客上提供的数据是正确的话,中国在过去三年里(2011~2013)用掉的水泥超过了美国整个上世纪(1901~2000)的用量。

1901年,卡耐基创建的美国钢铁公司一共雇佣了25万人,超过当时美国陆军和海军人数之和。

在书里看到:上个世纪初,美国的汽车公司逐渐从1800家减少到3家。听起来也和「千团大战」差不太多嘛。只是速度稍微慢一点。

韩寒的《独唱团》要关门了?哦,千团大战又少了一个选手。

还是michael moritz的介绍最霸气:二十年来由michael moritz先生投资并协助设立的公司,目前已占到纳斯达克总市值的5%以上…

在投资与被投资、并购和被并购的谈判桌两边切换角色对理解整个事情很有帮助。

几个HTC的人说他们刚见过红杉中国的人,红杉的人居然说以前没听说过HTC. 我只能理解为这更大程度上反映了红杉的谈判技巧而不是专业知识。

我看到手机尾号是0256,0512,1024的人都觉得亲切。

上周五开会时一个年轻同事的一句话至今回荡在我耳边。当时大概是晚上12点,讨论接近尾声,需要有人整理会议记录,涉及流程图的部分用visio画比较好。我问她会用visio吗,她毫不犹豫的说“我可以学”。这四个简单的字里有无穷的力量。

有些话会在一瞬间照亮我,例如刚刚读到的这句:Always seek funding from the best people even when you have easier alternatives.”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Milton Friedman毫不客气的批评美国的社会保障系统是世界上最大的庞氏骗局。中国的社保系统我看就更不靠谱了。大家还是靠自己吧。